首页移动应用

逆向思维 移动互联网赚钱妙招

 最近跟商业圈的小伙伴沟通比较多,不少朋友做了各种各样的创业产品。能看到的是,各家的产品经理都是从正面“进攻”产品设计,而很少能“逆向”的去思考做法。互联网现在的赚钱方式已经变了,如果不能逆向思考,如果不能站在一定格局上去俯瞰互联网产品发展之路,就很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做出赚钱的产品。

  从支付宝说起

  大家都说支付宝牛,为什么呢?它不也是个互联网产品嘛?它究竟有什么壁垒,能使同侪产品不能Copy成功呢?

  第一,支付宝有先发优势。

  第二,支付宝与淘宝网的强关联。

  第三,……

  这都不是关键。关键是支付宝,本质上是一种“诚信质押”。

  中国数百年以来的体制问题就是在于诚信,各种诚信问题构成了中国几百年以来的国民性大格局。各种诚信问题存在于政商关系、商民关系、政民关系、政政关系、商商关系、民民关系等错综复杂的利益网络。

  太大格局的东西,不在本文的论述范围。但如果我们仅仅抠出商品交易部分,又放在电子商务的时代大背景下,我们就不难发现:谁解决了诚信问题,他就是开拓性的人物;谁家的产品解决了诚信问题,他家的产品就拥有了必然做强的基因。

  如果加入时间维度,又以未来的几年以后的视野前瞰,现在的支付宝产品并不完美,但支付宝一定能持续走好,而且必然强大。最透入骨髓的原因,就是其在“诚信质押”机制上的创新。

  最近我在读《金融e时代》,书中潜在的意识反馈出的是,已经没人不把支付宝当做一个网络银行了。

  婚恋产品和约炮工具

  现在的婚恋网站,已经发展的很不错了,但从基本功能上看却有“硬伤”。这个“硬伤”就是没有一种“自助质押机制”。

  虽然现在百合网率先主打实名登记,但这种做法是正面微弱的进攻病灶,跟化疗做法一样,有强副作用,还不能根治。

  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,年轻人潜意识中依旧信任亲朋介绍的异性,因为这里面也有质押,是一种“人脉质押”,也可以叫“人情质押”。

  有“人脉质押”或“人情质押”的时候,找配偶的年轻人就不会乱来。如果没有“人脉质押”或“人情质押”,即使异性对方信息的真实性都没有问题,年轻人也会草率对待,有的就是玩玩。这种不珍惜的表现,潜意识中反馈出的想法就是反正来路不明,不用认真对待。原因不深入解释了,读到这儿的话,您可以琢磨一下。

  当然,有极端的也会把婚恋网站当成“约炮工具”,现行的法律和道德界定规则是没有任何的约束力。许多纯约炮工具,是不需要有“质押机制”的,有了反而是麻烦。什么麻烦?那是给谁留证据呢。

  婚恋网站的这种“质押机制”的实现,不能通过强人工介入,运营成本是最大的考量。只能通过一种创新性的“自助质押机制”来实现,谁家实现了这个种机制,谁家就能做更有价值的事情。

  如果抛开婚恋网站,仅仅说社交,好多时候陌生人遇到的时候,都不是先说具体的事儿,而是先攀“关系”。如果说到,“你的小谁家那小谁,是我的谁谁谁”,这样关系立马就拉近了。在这里面,“小谁家那小谁”和“谁谁谁”们,就也躺着中枪了,因为即使他们没在场,也被动的把自己的人品和诚信质押到了朋友的社交里面。

  有位放弃了MIT博士学位回国创业的朋友,这几天在内测其新型的社交产品。这产品通过一定的数据分析和接口,充分使用了主流SNS的朋友圈强关系。这个产品已经有点诚信质押的意思了,但运营布道和典型CASE的挖掘还需要不少的力气。

  互联网产品玩法变了

  十年前搞互联网,搞得都是1.0,就是信息载体的网络带来的快捷传输革命,现在国内搞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,就是要将中国特色的乡土文化给产品化。拿老外的模式简单复制到中国的做法已经不好使了,已不是看谁复制的快,而是看谁更能融入中国特色的文化元素。从变革上看,原先的1.0是先从精英和高帅富向低端赴冲,现在的2.0是从基层和屌丝进行逆袭。

  所以说,互联网产品设计思维1.0还是非常原始的,也是非常简单的,因为只复制美国互联网出现的新模式就可以了。但互联网产品设计思维2.0时代,技术透明化和协作规范化的大背景下,需要的是2.0的产品经理去揣摩屌丝,去接地气儿。

  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2.0的思维是去从底层引导革命,然后攻占一定程度上的精英阶层。当然,理智些讲,不可能攻占最高端的精英,因为最高端的精英可以不用互联网。

  再说说CRM

  所有互联网上赚钱的模式,都已经复杂化了,因为可以扶持A而赚B的钱。网游、YY语音、SNS产品、甚至B2C网站等等,都是这种模式,这种模式就是平台。这就是《平台战略》这本书反馈出的最本质意思,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所有产品都是平台。不做平台只卖东西,那还是互联网产品1.0的思维,如果不进行变革将必死无疑。

  但是,从收入对象和模式上来看,赚钱的来源还是两类。一类是基层屌丝,每次赚小额的豆腐钱,以量取胜;一类是高端定制,服务于商业产业链上有主导权和支配权的高端用户。甭管是哪类来源,都需要植入中国的乡土思考,因为中国还是个本质上的“农民社会”,跟社会阶层无关。只有这样这才能接地气,否则即使产品能够做成,也只是玩玩资本,变现后脱手。

  不只是互联网前端的产品啊,后端的东西也是得一样的思考。拿CRM来讲,也得需要从底层来做。有位朋友,他教自己的妹妹在微博上卖老母鸡,他妹妹在边远的山村,散养的老母鸡经过手工加工后卖给联系她的网友。每只老母鸡经过手工宰杀去毛和一定的处理包装后卖198元,只几十天工夫就卖到了月均7000元,这边远乡村的7000元如果放到一线城市就是数万元的购买力。

  一般城市超市卖的半加工鸡或猪蹄,人们吃的时候常会发现有没褪干净的毛,这些鸡和猪蹄半成品都是用煤气烧,还不一定能去干净。那位农村姑娘在老母鸡褪毛上就进行了不少的改进,用煤气烧总有异味,就用柴火烧,后来是不用火烧去毛,完全用镊子一根一根的拔掉毛管。有嘴刁的客户卖去了炖鸡汤喝,说味道的鲜美程度更好了。这位农村姑娘嫌弃支付宝麻烦,也没在网上开店,都是先给询问的客户发货,吃完后客户再付款到她的卡上。他的哥哥一直认为临时那样还行,不能长久啊,万一客户赖账咋办。而他妹妹在农村,思想单纯,说“没那么多骗子,还是好人多”。结果是四个月下来,竟然没有发生一起赖账。很多长期买的客户,还一次性的往她卡里转账个1000、2000的,随买随扣,没了再冲。

  这位姑娘有电脑,但也嫌她哥哥教她的Excel麻烦,就将客户的钱数余额记在一个小本子上。那个小本子,就是CRM。

  慢慢的,这姑娘还记下了每个客户的习惯,谁家不要鸡头,谁家不要鸡爪子,谁家喜欢鸡心…… 每次发货详细配件都不同。就那个遥远山村的廉价小本子,发挥出的CRM作用远远超出了很多标榜实力的大公司投入巨资打造的CRM系统。所以,我一直在讲,CRM不是个系统,真正的CRM是一种运营策略和服务意识。有这种意识,能够正向正能量的去做事,不坑蒙拐骗和偷奸耍滑,就能获得真正的成就。

  学者费孝通有本很有名的书,叫《乡土中国》,页数不多非常薄。一般人读了也就读了,顶多发些感慨。读了这书,再一定要用心的体验,就会发现那些最有价值的朴素商业思维就蕴含在中国最乡土的地方。

  反观一下都市,很多的繁华和标榜的文明方式,反而是种高级市侩。

  中国的乡土文化,不只是土和落后,还有很多的纯真、美好和朴素价值。

  尤其是一线城市关在写字楼里的那些做产品设计的白领们啊,不能踏足到最基层,不能用最朴素的乡土价值观去思考产品设计,那会失掉很多从优秀到卓越的机会。

  我们还是看CRM,为什么那么多行业巨头做CRM会失败,或者ROI不成正比,严重的上了系统还不如没有系统?因为时代变了,因为人对IT的需求已经透入了文化的元素和灵气劲儿的要求。

  做CRM最好的人,是台湾的王永庆,他卖大米会在小本上详细记录客户的各种信息,包括顾客家庭人口、米缸大小、发薪日等。那位农村妹妹卖老母鸡的案例跟曾经的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起家时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互联网现在这样赚钱

  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这种革命性的的变化非常巨大,从生产方式到生产结果,都已经被移动互联网化。

  移动互联网的精髓就是更快、更易分享。这在各种商业链条的运转效率上起到了换代式的革新。人们会发现几乎所有的产业都从移动互联网上获益,因为移动互联网提升了他们核心业务的运营效率,同时使业务过程更加的透明化。

  而伴随移动互联网,产生了自媒体和自商业。可以激进的讲,将来所有的产业形态都会引入“自商业”的组织结构。理由不去详尽分析,举个类比的例子。

  军事迷都知道美国的战斗机主要配备已经是第5代,我们国家还是第3代。拿复杂的实战标准F22飞到天上模拟空战,一架F22在自身没有任何损伤的情况下,能击落144架F16,这就是“一代之差”造成的差距。

  从没有PC到桌面PC是一代之差,从桌面PC到PC互联网也是一代之差,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又是一代之差。这种技术率先推动的商业形态的革新就是能造成传统行业与IT行业的一代差距,也能造成传统IT行业与互联网自商业的一代差距。

  十年前讲《地球是平的》,现在不单是更平了,还更透明。这就使规模化分工外包成为可能,包括互联网产品设计。

  自媒体和自商业,就犹如《罗辑思维》的Slogan讲的:自由人的自由联合。有前瞻眼光的互联网公司将可以极高的提升设计的协作,可以少养躲在办公室里的产品经理,而是可以“外包”能接地气的产品设计专才和自商业工作室。只有自商业化的产品设计力量才懂得现在的互联网到底如何赚钱。

  这就象营销业革命的那个阶段,出现了大量的营销公司、PR公司、广告公司、和牛气的4A广告公司。将来会出现更多的设计公司和创意公司,包括标准化的营销公司也会转变为更多的自商业模式。只有自商业才能避免组织性惰化,并以此更接地气儿的懂得真正的客户需求。自商业就是放养,使个体充分的发挥出自由自主的优势,并以此打造出内功强劲的执行力。

  这个新的时代就是“营销已死,内功为王”(营销指代传统营销,请正确理解)。早先客户认为,“你不了解我,你来卖你的东西”,变成了“你了解我,我需要你的能力帮助我选择或定制合适的产品”。

  其实,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商业机构在尝试这种代季的转型,其中包括我两位刚刚走马上任新工作的朋友,一个是搜狐IT的潘越飞,一个是上海明道的许维。一个主编,一个副总裁。一个是搜狐主导的“赫芬顿邮报”模式,一个是明道在担当旗手的企业协作沟通2.0。这两个东西,都是伴随移动互联网的自商业模式的具体应用。

  而那俩刚履新的家伙,倒还真不是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而为他们背书。反而是他们做的东西会足够的释放产业创造力,而成为我的朋友。

  在动手写这篇文章之前,访谈过很多人,也就是商业圈儿的那些小伙伴们。访谈沟通的过程有很多的争论,也有不少围观的朋友在期待这篇文章到底会讲啥,不知道他们看过之后会有怎样的感触。

  但如果还是让我总结一下,那就是:互联网赚钱的模式,已经变了。已经从“IT为高端服务”变成了“移动互联网使屌丝逆袭”。在这个改变过程中,潜在的IT需求就是精益化的产品设计。实现精益化的产品设计,唯有接地气儿的自商业力量和模式能够发挥到最好。

  不无浮夸的讲,理解这些是需要反复的思考琢磨才能领会。真正的领会之后,才能知道自己产品到底怎样做才能赚钱并长远发展。

  

0 Comments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Leave a Reply

Using Gravatars in the comments - get your own and be recognized!

XHTML: These are some of the tags you can use: <a href=""> <b> <blockquote> <code> <em> <i> <strike> <strong>